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1|回复: 0

齐秦:叛逆小哥如今想努力做个理智的老父亲

[复制链接]

1043

威望

355

帖子

239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97
发表于 2019-12-2 10: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采访齐秦,从来不需要提纲,什么都能问,什么他都答,在这个框框套套太多的行业里,让一旁的助理和经纪人都捏着一把汗。被问到“小哥,很多人问你还会烫这个发型吗?”他笑着摆摆手:“现在发量应该是不行了(大笑),发量不够,烫这个发型可能看起来就跟鸡窝一样。”
倘若用十年,作为划分一代人的标准,那么齐秦算得上是足足影响了两代人的跨时代偶像。他用或清冽、或洒脱、或深情的歌声见证和陪伴了几代人的青春,“如今每次看以前的影像,都会觉得挺好的,好似都发生在昨天。”
当歌手是个意外,没想到会被人模仿
“那个时候我哥特喜欢你,就学你穿皮衣皮裤,烫卷发戴墨镜,给我爸气的……”齐秦经常听到一旁人讲述年轻时模仿他的故事,每听一次都觉得惊讶,尤其是这些崇拜者都在大陆,那个时候两岸通行并不方便,居然会有这么多人效仿他的造型:“一直到1991年来开演唱会,我才发现不少人和我的发型一样,偶尔还看到理发店门口贴着我的照片。”
和不知道自己会受欢迎一样,齐秦同样没想过要当一名歌手,就算是走红的那几年,他都觉得自己更适合从事幕后工作:“没出道之前我也去很多餐厅应征服务员,吃过不少闭门羹。听到别人唱歌很好听,我会去试着看乐器、和弦是怎么弄的。主要还是因为齐豫,她那时唱《橄榄树》,就觉得这个工作挺好的,再加上她花掉所有奖金买了一把吉他送给我,我就决定要好好学习音乐。”他想了想,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很多事,你不想反而能够实现,这就是缘分吧。”
曾怀疑《大约在冬季》能否被拍成电影
当然,还有很多事情也是齐秦没有想到的,包括正在上映的电影《大约在冬季》。从14岁开始就把他视为偶像的饶雪漫,也没想过30年后有一天真的结识了她的偶像,并为这首歌创作剧本,改编为电影,再邀来主演,在冬季讲述爱情故事,分享人生的苦乐。饶雪漫说,这部电影差点叫《外面的世界》,“小哥一直在怀疑它能不能真正做成电影,他想拍自己更喜欢的《外面的世界》,但被我们否了,毕竟《大约在冬季》更为流行。以前一直觉得后者普通的他拍完这部电影回头再来听,也觉得越来越喜欢。”
齐秦说,要制作一部电影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能把一首歌变成一个故事很神奇,每次创作的过程中都会留下一串问号,她(饶雪漫)会用一个演唱会作为背景,以前我们从来没有想过。”
避免重复、执意创新是齐秦一直对艺术呈现的坚持。“我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回忆的人,但是有点梦幻的人生还是美好的。”齐秦说,很多人都在问他对票房的预期、对卖座的信心,他说这些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喜欢,“有票房不代表喜欢,如果这部电影能留在大家心中,能让人解读出一些爱情观点,会比数据更重要。”
那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回头看仍是美好
在那个年代,齐秦是难得一见的创作型歌手,作词、作曲、演唱都由他一人承包。1985年,个人专辑《狼的专辑》一经推出,风靡台湾,随后他的音乐漂洋过海,悄然流入大陆。熟悉齐秦的人都知道,《大约在冬季》里有太多他的影子,甚至被外界理解为是在投射他曾经最出名的那段恋情,到现在,齐秦的名字和采访似乎都跳不过王祖贤这三个字。
1986年,前来拍摄电影《芳草碧连天》的王祖贤刚下飞机,就看到了等候在外的“男一号”,齐秦一头披肩卷发,牛仔裤松松垮垮,个子不是很高。
打完招呼,齐秦突然笨手笨脚地把一个大花环套在了王祖贤的脖子上,两人四目相对,不知所措,原本就对花粉过敏的王祖贤想着“这人怎么这样简单粗暴”,但谁都没想到,这次并不愉快的初次见面会开启一段长达15年的感情纠葛。
《芳草碧连天》杀青后,两人开始异地恋,一个是歌坛新星,一个是电影界风华绝代的演员,忙碌是显而易见的,情到浓时,却苦于分隔两地,为化解思念,齐秦创作了《大约在冬季》,整个过程只用了15分钟。
虽然最终他们并没能长相厮守,不过对这段感情齐秦并不避讳,“我的爱情一开始真的不是太顺遂,但我相信爱情,也不会因为不顺遂就退缩。”
电影《大约在冬季》中马思纯饰演的安然也诠释了“爱而不得,使人疯魔”的感情路程,齐秦说:“我跟祖贤那段感情当初也会觉得很辛苦。但现在回头看,人生中有很多时光都是值得你去回忆,去保存的。”
至于至今都被人们谈论的为何会分手,齐秦感叹,“当时大家都很年轻,有很多的不确定,也很难完全做到平衡,很难把自己全部牺牲了,现在回头再看,感觉那段记忆非常美好。”
调侃自己,并不适合娱乐圈
很多时候,齐秦真的不像明星,面对任何问题都无所保留,他调侃自己就因为这样,才不适合这个需要有所保留的娱乐圈。
正当红时大方承认恋情,对过去无论好坏都能直抒感慨,虽然会遭到“蹭热度”“没有包袱”的解读和评价,齐秦却没有被舆论所困扰,“毕竟有很多事情并非来自个人愿意,作为公众人物别人肯定也会挖你隐私,但可能这就是真实的我,不能逃避,就算有些东西可能是反面教材,但也是曾经的经历。”
近几年,他偶尔会在音乐综艺节目里露个脸,甚至甘当绿叶给一些年轻歌手做陪衬,他更多地是想提携后辈。提及“过气”“年龄”,他总认为每个人都经历过大红大紫,但不可能永远保持那样的状态,这样会很辛苦,他说自己不再年轻,努力去做一些值得的、喜欢做的事情就好:“工作节奏放慢,一方面可能因为自己懒惰(笑),事实上以前创作上也受到过伤害,每次写出来的歌都被说不行,最终被要求去唱一些,例如《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那样传唱度高的歌曲。这两年我更注重自我表现的作品。”
他说,现在的生活节奏让他非常舒适,不拍戏就创作、打高尔夫,同时当好“家庭主夫”:“有了小孩后经常要早起送他们上课,会坚持锻炼身体。因为年纪大了还是要多走路(笑),网球、篮球这种,到我们的年纪确实不行了,就只能走走路、打打高尔夫球。”
人物摄影 郭延冰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