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99垣

99垣 首页 消息 查看内容

披着“民主”外衣的傀儡——美国

2020-5-22 14:39| 发布者:XLXYXX| 查看:80| 评论:0

摘要:一、美国建国至今实质上都处于共济会掌控之下美国、给世人的印象是民主、自由、繁荣,代表着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但是,它还有阴暗的一面没有被世人看到。北美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几乎全部都是共济会会员,签署《独立宣 ...
披着“民主”外衣的傀儡——美国

一、美国建国至今实质上都处于共济会掌控之下

美国、给世人的印象是民主、自由、繁荣,代表着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但是,它还有阴暗的一面没有被世人看到。

北美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几乎全部都是共济会会员,签署《独立宣言》的56人中有53名共济会会员。美国建国至今的历任总统,除了被暗杀的林肯和肯尼迪之外都是共济会会员。

亿万人瞩目的美国总统,并不是美国真正的决策者,他只是个执行者、签字人。

披着“民主”外衣的傀儡——美国

在美国呼风唤雨的洛克菲勒基金会、福特基金会和盖茨基金会其实都是共济会控制的。

我们都知道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都必须掌握在政府手里,负责发行货币,可而唯独美国的中央银行“美联储”不被政府掌控,被一个叫“共济会”的私人组织控制着,这是正常的吗?如果美国正常,那世界上的国家就不正常了。

那么“共济会”里都有什么人啊?都是些大资本家或金融寡头,如罗斯柴尔德家族、勒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杜邦家族等等,几乎都是犹太资本家,这就是“共济会”。

中央银行不掌握在政府手里,那还了得,肯尼迪总统是伟大的,说他伟大是因为他为了夺回中央银行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跟他一样伟大的是为了夺回中央银行而付出生命代价的前任总统们,比如林肯总统,林肯就是打了中央银行的主意而在第二任期刚开始就被杀了,肯尼迪总统也打了央行的主意,而他超高的人气肯定能连任,只能杀了他,杀了之后还成了无头案,跟此案有关的人也陆续的离奇死亡。

肯尼迪是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美国总统,此后的美国总统再也不敢打“美联储”的主意了,彻底沦为金融寡头们的傀儡,而“共济会”的寡头们也学精了,总统候选人必须是“共济会”的人,任何反共济会的人都被挡在筛选总统候选人的路上,因为寡头们掌控着美国的一切,包括舆论,只要共济会看谁不顺眼,把他的污点抖出来就得了,所以只有顺从共济会的人才能成为总统候选人,到总统竞选的阶段,寡头们可以躺着看热闹了,而美国人民像猴一样被耍还不知道,所谓选举只是作秀,竞选结束时,败选的一方声称尊重选民的决定,宣布败选,多么完美的表演啊!但谁当选都必须为寡头们服务。

犹太寡头们牢牢的掌控着美国,再利用美国去掌控其它国家,施压其它国家实行民主,开放市场,让寡头们的资本能自由出入,为金融洗劫其它国家创造条件,这就是美国痛恨专制的原因,因为专制的政府是不会让资本随意进出的,这就成了寡头们的眼中钉,而被美国金融洗劫过的国家恰恰都是效仿美国的民主国家,这就是真实的世界和真实的美国。

二、由共济会一手操办的虚假的美国总统“选举”套路

美国总统选举的套路太深了,轰轰烈烈的大选只不过是共济会一手策划,表演给你看的一出精彩绝伦的大戏罢了!

那么,共济会是如何把内定式的美国总统“选举”包装成“民主楷模”的呢?

1、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都必须过共济会代理人这一关

美国的两大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共济会的傀儡党,两党总统候选人也都是共济会的政治代理人。要想做共济会代理人就必须够脏够恶以此作为投名状和自身的致命要害上交共济会以便共济会掌控,否则门都没有。奥巴马、特朗普也概不能免:

披着“民主”外衣的傀儡——美国

△共济会长老为奥巴马举行仪式

披着“民主”外衣的傀儡——美国

△奥巴马的共济会戒指

披着“民主”外衣的傀儡——美国

△上台前,特朗普把女儿嫁给了犹太人

披着“民主”外衣的傀儡——美国

△上台后,特朗普强行将耶路撒冷、戈兰高地和约旦河西岸划为以色列领地。并为了以色列的绝对安全,强行退出伊核协议。

2、共济会把控竞选经费、舆论和民调左右选举结果

总统选举的过程就是两党候选人被不断扒皮的过程,媒体又都在共济会的掌控之中,两党的竞选经费也都由共济会麾下的财团提供。国际媒体同样可以公开选择支持哪一方,国际势力出于某种政治目的也会向相关政党“秘密”提供竞选资金,这都起到了从外部制衡共济会傀儡国的作用。

相互交织的矛盾越多越复杂,共济会傀儡势力受到的制约就越多,共济会的统治也就越稳固。

共济会想让谁“当选”就令财团多向谁提供些竞选资金多树立谁的正面形象少曝光负面丑闻,反之就颠倒过来。但往往比的是谁的负面丑闻更少些,而不是谁的形象更为正面。共济会是不允许其奴才的形象太过“伟光正”,否则就会抓住过多的民心而不利于共济会在幕后掌控,民众通常只能在两个烂苹果中选一个。

哪个政党候选人“当选”总统都是共济会提前内定的,不过是在用“大选”这一过程愚弄民众而已。尤其在投票前夕最后阶段的临门一脚最为重要,共济会操纵媒体和社会舆论及所谓的“民调”数据着力捧一方打一方就行了。

民众的大脑只是接收器,投谁的票纯粹跟着媒体导向和社会舆论走,“民调”数据也能在潜意识中引导民众的投票意向,而操纵媒体和舆论及炮制“民调”数据的正是共济会,当然计票的过程也在共济会的掌控之中。无论孰胜孰负参选政党的民意差距都不能拉的过大,否则就起不到相互制衡以分权的作用了。制造一些势均力敌的选情,选举结束各方票数相差很小也能令大众接受,而且更显得真实。

3、共济会把内定式的选举粉饰为“民主楷模”

大选开始之后,共济会要做的就是操纵美国两大政党和媒体及社会舆论把这出戏演得尽可能真实和精彩以抓住民众的心,从而确保“民主’”理念深植于民众的内心深处,让人们相信“民主”政体的真实性和不可取代性。共济会就是通过“民主”政体分化一国内部力量使之无法形成集权而对共济会构成威胁,从而轻松统筹各派势力将这一国家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4、共济会向外输出美国选举操纵模式,实现傀儡殖民统治

共济会对于其他“民主”傀儡国的统治也是如此,这显然要比统治独裁傀儡国更容易也更牢固。独裁傀儡政权虽被共济会用派系纷争予以内部权力分化但其内政权力依然远超“民主”傀儡政权,存在时间越长对共济会的离心力就越大,所以共济会在不断颠覆其独裁傀儡国的政权。保留个别弱小独裁傀儡国也是必要的,这就起到了对比,很多落后“民主”傀儡国的民众也可借此聊以自慰,他们的生活原来还不是最糟的,至少他们是国家的“主人”,只要努力生活总会好的,但他们再怎么努力也只是共济会的奴隶。

独裁傀儡国的民众又非常羡慕“民主”傀儡国的生活,独裁政权出于自保与代理共济会推行“民主”价值观和政体的傀儡国相互对立。对于“民主”傀儡国共济会同样挑起它们之间的各种纷争,这样世界就处在了分化与对立之中,共济会只需统筹操控各个傀儡国之间的相互争斗与力量间的相互制衡就能把整个世界轻松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