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99垣

99垣 首页 文体科技 张垣文艺 上谷文化院 查看内容

2020-10-21 15:31| 发布者:xlx99| 查看:413| 评论:0|原作者:谈歌

摘要:桥 黎明的时候,雨突然大了。像泼。像倒。 山洪咆哮着,像一群受惊的野马,从山谷里狂奔而来,势不可挡。 村庄惊醒了。人们翻身下床,脚却一脚踩进水里。是谁惊慌的喊了一嗓子,一百多号人你拥我挤地往南跑。近一米 ...


    黎明的时候,雨突然大了。像泼。像倒。

   山洪咆哮着,像一群受惊的野马,从山谷里狂奔而来,势不可挡。

   村庄惊醒了。人们翻身下床,脚却一脚踩进水里。是谁惊慌的喊了一嗓子,一百多号人你拥我挤地往南跑。近一米高的洪水已经在路面上跳舞了。人们又疯了似的折回来。

    东面、西面没有路。只有北面有座窄窄的木桥。

    死亡在洪水的狞笑声中逼近。

    人们跌跌撞撞地向那木桥拥去。

     木桥前,没腿深的水里,站着他们的党支部书记,那个全村人都拥戴的老汉。

     老汉清瘦的脸上淌着雨水。他不说话,盯着乱哄哄的人们,他像一座山。

     人们停住脚,望着老汉。

     老汉沙哑的喊话:“桥窄!排成一队,不要挤!党员排在后面!”

     有人喊了一声:“党员也是人。”

     老汉冷冷的说:“可以退党,到我这儿报名。”

     竟没人再喊。一百多人,很快排成队,依次从老汉身边桥上奔上木桥。

     水渐渐窜上来,放肆地舔着人们的腰。

     老汉突然冲上前,从队伍里揪出一个小伙子,吼道:“你还算是个党员吗?排到后面去!”老汉凶得像只豹子。

      小伙子瞪了老汉一眼,站到了后面。

      小桥开始发抖,开始痛苦的呻吟。

      水,爬上了老汉的胸脯。最后只剩下他和小伙子。

      小伙子推了老汉一把,说:“你先走。”

      老汉吼道:“少废话,快走。”他用力把小伙子推上木桥。

      突然,那木桥轰地一声塌了。小伙子被洪水吞没了。

      老汉似乎要喊什么,猛然间,一个浪头也吞没了他。 

      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五天以后,洪水退了。

      一个老太太,被人搀扶着,来这里祭奠。

     她来祭奠两个人。

     她丈夫和她儿子。

(宣化上谷文化研究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