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99垣

99垣 首页 文体科技 张垣文艺 上谷文化院 查看内容

上谷文化研究会召开张立国作品研讨会

2020-12-18 16:22| 发布者:xlx99| 查看:507| 评论:0|原作者:上谷文化研究会

摘要:2020年12月17日上午,由宣化上谷文化研究会主办的张立国作品研讨会在上谷宾馆4楼会议室召开。全国著名作家,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谈歌莅临。上谷文化研究会会长顾建中主持研讨会。应邀参加研讨会的还有:白洋淀文联 ...
2020年12月17日上午,由宣化上谷文化研究会主办的张立国作品研讨会在上谷宾馆4楼会议室召开。
全国著名作家,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谈歌莅临。
上谷文化研究会会长顾建中主持研讨会。

应邀参加研讨会的还有:
白洋淀文联主席阿民,张家口市著名作家吴志达、赤城县作协主席闫宪、《中国企业家日报社》主任兰文种。
宣化区文联主席白云飞、宣化区文联副主席张振平、宣化区作协主席傅北生。
宣化区上谷文化研究会顾问刘玉瑞、副会长王官锁、韩杰,侯向阳、执行秘书长康富华、副秘书长张续军、张子彬
老作家谢宝刚,《清远风》编辑吴淑彬、宣化区作家孟宏、侯志霞、李霞、杨建珍、杨占胜、卜慧、关慧、白建忠、刘雪晴等。
张立国,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冶金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名人名企文学院副院长兼常务副秘书长、河北省散文学会理事、河北省《散文风》杂志社责任编辑、张家口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张家口文学院、《长城文艺》签约作家、张家口市诗词协会学务理事、张家口市宣化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张家口市宣化区上谷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张立国就开始在各类报刊上发表作品。迄今,已在《参花》《青年文学家》《鸭绿江》《读者·乡土人文版》《焦点》《雪莲》《山花》《中国冶金文学》《山东文学》《延河》《西部散文学》《文苑·西部散文选刊》《读者》《辽河》《岁月》《散文百家》《北方文学》《河北作家》《散文风》《都市文萃》《晚报文萃》《意林》《文学与人生》《当代文苑》《新一代》《当代人》《躬耕》《北极光》《北方作家》《江门文艺》《长城文艺》《工人日报》《河北日报》《河北工人报》《现代物流报》《新民晚报》《中国冶金报》《张家口日报》《张家口晚报》《保定日报》等数十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作品七十余万字,著有个人散文集《故乡的情韵》。2013年完成42万字三十一集电视连续剧《在那高高的山岗上》剧本的创作,并获得北京市文联首届剧本推介会优秀剧本提名奖。小说、散文作品多次获国家、省、市各类奖项及多次被各家文摘刊物转载和收录在各种文集中。
2005年,张立国的散文《阿黄与芦花》荣获第七届“腾王阁杯”全国文学艺术作品大赛优秀奖;2009年,散文《红火,依旧亮着》被中国散文学会第四届中国西柏坡散文节评为红色散文作品奖优秀奖;2011年,中篇小说《难唱改嫁的曲儿》荣获《小说选刊》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中篇小说二等奖;2011年,散文《外长城四季风光》荣获中国大众文学学会、《散文选刊》杂志社举办的“美文天下·首届全国旅游散文大赛”一等奖;2011年,散文《我在故乡四月的梦中》荣获第七届河北省散文名作奖一等奖;2011年,散文《山村情怀》入选河北省作家协会、《散文百家》杂志社编辑的《散文百家十年精选》一书;2012年,散文《村庄里,一个去归老人的丧事》荣获河北省作家协会举办的“孙犁文学奖”第一届散文大赛优秀奖;2016年张立国被河北省散文学会授予河北省散文30年“金星创作奖”荣誉称号;2016年,散文《散文—我心中永远的文学情结》荣获河北散文30年征文大赛一等奖;2016年,散文《父亲,沉睡在麦田中》荣获“美丽河北·《河北作家》”征文二等奖;2017年,散文《父亲,沉睡在麦田中》荣获第三届中国冶金文学奖散文类一等奖;2017年,散文集《故乡的情韵》,荣获第十届河北散文名作 (作品集)一等奖,并代表全体获奖作家进行大会发言。河北省的作家们都诙谐地说:“张立国是个获奖专业户。”


张立国1963年出生于河北定兴,小时候在靠近大山的村庄里生活,那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给他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后来他到河北钢铁公司宣化钢铁公司当了工人、带班班长、工段长、宣传干部,在塞北古城宣化,他仍日夜怀念生他、养他的故土,对故乡怀着一片炽情。这种乡愁让他魂牵梦萦,销骨蚀心,坐卧不宁。于是故乡的桃花水、如玉石般的槐花、飞翔的燕子、大片的玉米、麦田组成的青纱帐、苔藓斑驳的老屋,温暖的土炕、袅袅的炊烟、舒爽的清风、井台的辘轳、热闹的乡集,甚至虫鸣犬吠都写进了他的散文。他在散文《老宅院的故事》中写道:“老宅院的院落门前长着一棵茂盛的洋槐树,伞一样的树蓬,翠绿的叶子。每年的五月里,玉石般的槐花串,一嘟噜一嘟噜从树顶的枝梢上垂挂下来。微风柔过,幽幽的香气在空气里荡漾着从老宅院的院落里向田野散开,纯净着生命中的喜悦。”在《故乡的夏》中,张立国描写道:“傍晚时分,一缕缕缠绵的炊烟,从四处袅袅地飘升起来,与夕阳、晚霞、风融溶在一起。在那淡蓝淡蓝的烟里,满是最平常的人间气息,朴素、温暖而芳香,叫人莫名地感动。万花筒般的嫣云,浮游在遥远的天边。羊群好似雪白的花朵,点缀着绿色的田园。碧野蓝天,相互烘托,彼此映衬,使得这诗情画意般的原野,给人一种格外辽阔,格外雄伟,格外秀丽可爱的感觉。”
张立国的乡土散文也是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去寻找家园,他的精神家园就在拒马河畔。作家朱保柱说:“散文是最真诚地袒露自己心灵的艺术。”睿智者说:“散文写作能够淘洗灵魂和品性,它需要饱满的激情和飞动的情绪。”托尔斯泰认为:“决定艺术感染力的强弱,条件之一是传达感情的清晰性。”张立国描写故乡的散文充溢着充沛的激情,情节似潮水般喷涌而出,不着斧痕。对故土的热爱,使得张立国文情喷涌,故乡的沟壑、田野、河流、村庄、绿树、花草都在他笔下奕奕生辉,呈现出浓郁的生活气息和自然风情,能让人在一种全新的视野与体验中获得丰盈的美感。而达到这一步,作家只有积累了深厚的生活营养,胸中才会元气充塞,纵横捭阖,文思自然澎湃而出,文章呈现出万紫千红的气象。
张立国的乡土散文洋洋洒洒,不惜笔墨描写得十分铺陈, 细腻感很强。“下笔则烟云飞动,落纸则鸾回凤惊。”描写是一种语言功力,张立国的散文清丽而质朴,灵动而纯净。如在《道不完的乡情》中他写道:“等到河中春冰融尽,燕子初试新声,那缀满了一如碧玉珍珠的一颗颗小骨突的千缕柳绿随风荡涤,苞芽的色泽微绿中浅黄鹅黄,是那么嫩绿、那么柔润,使你只敢欣赏,不忍触摸。”在《冬日闲篇》中张立国描写道:“故乡人就这样陪着太阳一步步地走过冬天。寒风凛冽、暖气和炉子备受推崇的季节,他们却在户外袖手品味着阳光的味道,闭目参悟这阳光的寓意。写意着故乡冬日里庄户人独有的闲散与疏淡……”若没有深厚的生活积累,怎能如此传神地写出冬闲时农人的情态!
张立国的散文描写铺陈,十分细腻,因为他非常注意细节的生动。张立国在《秋收》中写道:“一朵朵的棉花,像颗颗蓬松的雪球。未放的花苞,像粒粒莹洁的贝壳,又像盏盏玲珑的灯笼。棉田里充满了笑声和低语。摘好的棉花,就放在地头边。一堆堆的花球,像一堆堆的雪。”在《故乡的夏》中,张立国绘声绘色地描写道:“道边的崖坡上,盛开着各种野花,黄色的、白色的、紫色的、红色的,一簇簇,一片片,陪衬着绿草,喷放着香味。对对双双的花蝴蝶,圈圈飞旋,翩翩起舞;三三五五的蚂蚱,或蹦或跳,时而落在人们身上,人想逮它时,它又飞去了。”
农村纵然艰苦,但人们达观,不怨天忧人,而是乐观豁达地生活着,那种心灵美、自然美、生活美给人以深深的启迪,尤其是对城里人是种深深的启迪。有学养、涵养、修养的作家,才能心地澄明,胸襟阔达,目光深邃,情怀悲悯。
研讨会对张立国的农村作品进行了评价:
一、具有清新隽永的生活原生态;
二、语言纯净、超拔、细腻;
三、情感浓郁炽烈;
四、对农村的嬗变,不断地发展与式微的阵痛。如红砖瓦房替代了土房,机井替代了水井,炊烟里飘的不是秫秸味而是煤烟味,大片农田被城市侵占了……河流变细了,大片庄稼消失了,喧嚣代替了宁静,许多村庄已不复存在,那种田园牧歌般的生活鲜见了。这些都在张立国的散文中所表现。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痛苦的犁刀一方面割破他的心,一方面掘出了生命的新的水源。”正是作者对旧式农村的纯朴的乡民和大自然的深切怀念,他的作品才具有了思想深度、精神高度和艺术精度。才有了荡气回肠的魄力和令人缅怀的回味,才有了藏古涵今的鲜活和悄然动容的能量,才有了纵横跌宕的格局和俯察人生的精神烛照,才有了空明澄沏、云卷云舒的大气与写意,才有了魂荡情摇,山重水复豁然开朗的恢宏境界。
研讨会期望:张立国的作品视野再开阔点,宣化多出张立国式的大家力作,多出充满生活意蕴的美篇佳文,多出才藻奇拔的高人雅士。
部分与会者合影





文稿 韩杰
摄影 张子彬
编辑 宁心若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